您现在的位置:律师维权网>> 资讯>> 本站动态>>正文内容

劳动者的权益不容侵犯——我站律师万字代理词成功为当事人要回工资

2016年5月份,当事人找到我站刘朋律师,控诉单位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以其损害公司的利益为由将其开除,并扣押了其尽万元的工资,充分了解情况后,我方律师接受了当事人的委托,通过法律途径向单位追讨工资,以维护农民工的合法权益,开庭时单位知道按照法律规定其赔偿责任无法避免,于是就想出金蝉脱壳,当庭拿出租赁协议,主张其主体不适格,其与当事人之间并不存在劳动关于来进行狡辩,为此刘朋律师针对单位此种无赖行径,写下万余字代理词,来进行分析,最终迫使单位屈服,主动提供调解,给付拖欠的工资。(附:代理词,涉及到双方当事人隐私部分已做替换、删除)

 

代理词

北京大成(石家庄)律师事务所接受申请人甲的委托,就其与被申请人乙劳动争议纠纷一案,指派刘朋作为委托代理人。现依据事实证据和相关法律规定发表如下代理意见:

一、根据现有证据足以证明申请人自2016年2月23日之后,已经不是丙的员工。

在仲裁庭审中乙提交了《租赁合同》以此来证明申请人属于丙的员工,但实际情况是,丙已于2016年初开始不实际经营,大部分员工选择在本地另寻其他工作,申请人是在原经理的游说下,入职乙,虽然原经理为丙的股东,但丙属于独立主体,丙与原经理之间并不存在等同关系。

(一)丙已于2016年年初不实际经营,并于2016年2月25日变更法定代表人。

2015年底至2016年初山东省整治环境污染,丙作为环境污染企业不得不无限期停止生产,丙的员工不得不另寻它业,此时原经理找到申请人,以每月7000元的工资为诱惑,邀请包括申请人在内一行十多人入职乙,需要注意的是,在丙停产的情况下,原经理此时的行为所代表的身份已经由丙的法定代表人、经理变更为乙的招工人。并且在入职乙以后,工资的计算方式并不是原经理所承诺的一个月基本工资7000元,这从侧面证明,工资的决定者即实际的用工主体并不是原经理而是乙。

2016年2月即原经理正式入职乙后,丙的董事、经理和法定代表人进行了变更,由原经理变更为第三人。虽然原经理为丙的唯一股东,但是丙与原经理仍为两个不同的主体,随着原经理入职乙,其已经无法履行作为丙公司经理、董事、法定代表人的职责,虽然丙处于停产状态,但在法律层面上仍然处于实际经营当中,因此才会出现全部的变更情形,若诚如乙所述,丙属于外迁租赁生产,则无法解释在2016年2月23后前后入职的关键节点上出现全部的变更情况。

(二)工资的发放人在申请人入职乙之后进行了变更。

在丙工作时,申请人的工种属于业务员,按照丙的规定,每位业务员在工作之前需要缴纳一万元的押金,2016年年初丙因为环保检查停工,但迟迟不归还申请人的押金,为此申请人一直索要,直至2016年3月20日,由丙的财务人员张某某通过网银转账的方式将该一万元归还。需要注意的是,2016年3月20日申请人已经入职乙,而丙的财务并没有变更,但是在2016年4月24日进行工资发放时,此时的财务是财务,这显然属于两家不同公司的财务。此外,申请人在正定工作时的工种同样是业务员,若诚如乙所述,申请人的劳动关系并没有转移,仍然在丙,那么丙为何会退还作为业务员的押金?

(三)丙已于2016年8月开始恢复生产,但原经理等人并未从乙离职。

姑且不论丙作为一个山东的企业,不远万里来到石家庄租赁设备、厂房开展生产,开拓市场的可能性和现实性。根据申请人了解到的情况,随着环保监察力度的降低,丙已经于2016年8月初开始了恢复生产,但原经理并未从乙离职,相反2016年6月16日,原经理成为乙的股东,并且在开庭乙提交财务的证言时也承认,原经理等人还在正定公司进行生产。这也可以直接证明,自2016年2月23日原经理所带领十多人已经和丙没有任何联系,更不存在劳动关系。

二、本案主体适格,申请人与乙存在劳动关系。

针对乙提交的租赁合同和财产交接清单,显然是乙为了逃避责任,延长本案的诉讼时间,拖垮劳动者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的决心所做。

(一)乙提交的租赁合同并未实际履行,也不可能实际履行。

首先,根据合同法的相关规定,在租赁合同中租金条款是合同的必备条款,本案租赁合同中显示,租金约定于《联合经营协议书》,在本案开庭时乙承认,双方之间并未成立合资公司也并未制定《联合经营协议书》,也就是说双方之间关于租赁合同并未约定租金,换句话说乙将厂房、设备全部交于原经理来使用,并且不收取任何费用,在原经理生产中的消防、环保、安检备案,甚至是生产成本都需要乙来进行承担,这显然不符合常理。在本案庭审中,仲裁员要求乙说明租金的支付方式和租金的数额时,乙竟然以属于商业秘密不予提交,姑且不论租金是否属于商业秘密,本案属于不公开审理,根据民事诉讼法的规定,即使属于商业秘密已应该进行举证质证,暂且不论乙是否真正约定了租金,即使约定和收取了租金但其拒接举证,也应该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责任。

其次,乙与丙的经营范围完全一致,乙主张的租赁行为其实质就是在培养竞争对手。根据工商信息档案显示,乙的为“生鸡屠宰、分割、速冻、销售(以上需要专项审批,需审后方可经营)”,丙的经营范围为“毛鸡屠宰、分割、冷藏、批发、零售(有效期限以许可证为准)”,并且根据申请人的查询结果,乙属于河北省市场上生鸡屠宰、销售的龙头企业,并且自2016年起积极的对外并购,转移关联企业,引进资本,准备上市工作,也就是说经营良好并且在当地属于支柱型企业的乙,为了获得租金,将自己的厂房和设备,租赁给一个从山东过来的和自己经营范围一样的企业,在自己的“地盘”上并且给予其较大的便利和利润来帮助其成长、壮大。且不说嗅觉灵敏的商人,即使是普通人也无法理解。

再次,从山东同时过来的包括申请人在内为技术管理和专业销售技术服务人员,并没生产线的操作人员。根据乙提供的资产交接单,显然乙移交的是一个厂房、包括多条生产线,根据代理人的了解,如果达到使得该生产线正常运转的效果,需要的工作人员至少为20人,需要注意的是,和申请人从山东过来,一起入职的只有十人左右,该十人中包括原经理、高某等管理人员,包括申请人在内的外出收购人员以及开车司机。其他人员都是乙的人员,实际上申请人是在原经理的带领下入职乙,来补充乙管理和生鸡收购人员的不足。

(二)第三人为乙的管理人员,其入职的时间要远远早于原经理等人。

根据乙所述,其并不认识第三人,该人不是乙的高管,但是根据查询乙的工商档案,第三人于2016年6月成为乙的董事。后乙提出第三人的户籍地同样为山东,属于丙的员工,代理人通过查询山东德州即第三人的户籍所在地工商档案,发现第三人实际上经营着另一家公司,即某公司,第三人属于自然人股东,这最起码说明第三人在山东时有自己的公司,该公司的主要经营范围了食品的批发兼零售,与丙并无任何联系。

关于第三人何时来正定的问题?代理人查询正定的工商信息网发现,在正定第三人还有一家公司,该公司全称为某公司,需要注意的是该公司的经营范围为“肉鸡的屠宰、分割;调理品、熟食的加工、销售。(依法须经批准的项目,经相关部门批准后方可开展经营活动)”该公司的成立日期为2016年2月1日。而原经理等人真正工作的时间为2016年2月23日,暂且不论成立一个公司需要准备的时间。从大体上实际就可以得出第三人与丙之间并未任何联系。此外需要注意的是某公司的经营范围为肉鸡的收购和熟食加工,这显然属于乙经营范围的下一步骤,此外乙的股东还成立了一家养殖专业合作社,专门经营肉鸡的养殖和销售,属于乙的上游产业,实际上这构成了整个产品链。第三人作为链条上一家企业的法定代表人,乙不可能不认识。

此外无论是租赁合同上所述乙对外出租厂房的位置、乙的位置还是某公司的位置都在正定县西平乐乡东安丰村北。根据申请人所述,这三个公司其实是在一处,这也证明三个之间存在无法区分的联系。

三、本案与丙并不存在任何联系,申请人与乙形成事实劳动关系。

首先需要明确的是原经理并不代表丙,并且其来到乙后其法定代表人、经理和董事的身份已经并解除,申请人在丙公司停产后,为了尽快找到工作,跟随其来到乙工作,先后多次向丙公司索要押的业务员的押金,2016年3月20日,丙的财务通过银行转账的方式将押金退还。

在双方之间并不存在劳动合同的情况下,判定双方之间是否形成事实劳动关系,需要结合一下几个方面来进行判定:(1)劳动者是否实际受到到用人单位的管理、指挥或者监督。在本案中形式上一直是原经理从山东过来的管理人员来对申请人进行管理,但是实际上其代表的是乙。首先丙已经停业,而乙所述的租赁进行生产,丙却只有管理人员和收购人员,没有真正生产的操作人员,显然是无法进行生产的,其次,在与第三人的通话录音中,第三人多次表示,正定的三个股东不同意,即使报警警察也会偏袒本地人等等话语,显然所指向的公司为乙,做出开除决定的也是乙。(2)劳动者提供的劳动是否是用人单位业务成部分,申请人从事的是活鸡的收购工作,这显然是乙的业务必要组成部分。其基本的工作流程为:  等人设立养殖专业合作社,然后通过该合作社向养殖户出售鸡苗,并且承诺长大后收购,申请人就是收购这些长大的鸡苗,然后将这些生鸡运到乙,进行宰杀。(3)向劳动这支付报酬,根据申请人所述,其工资的支付是由财务统计核实后报第三人审批,而无论财务还是第三人都是乙的职工,关于第三人的身份在上边已经详细论述,而关于财务,虽然其同样属于山东人,但需要注意的是,申请人在山东工作时,其并未向申请人发过工资,一直是丙的财务人员张明明进行发放,自2016年2月23日之后,出现丙的财务向申请人发放押金,财务向申请人发放预知工资并存的情况,显然两个人并不属于一个公司的财务,否则不会出现两者的重合,试想一下,如果在2016年2月23日后申请人属于丙的员工,那么其为何不直接由他们所谓现在的财务进行发放呢?仲裁庭审中,乙提交了财务的证言,且不论该证言是否属于财务所写、主体与本案主体不符,即使全部属实,试问一下如果乙与丙只是简单的租赁关系,那么财务是否会出这样的证明,出具该证明就有可能使得申请人放弃向乙主张权利,转而向丙主张权利。如果财务是丙的员工这是他可以意料的,不想看到的也是丙绝对不会同意的。并且从该证明的内容来看乙属于恶意的推脱责任,可以意料的是,如果申请人另行对丙提起仲裁,财务也会出具同样的证明,其不属于丙的员工,其并未代表丙支付过工资。(4)在劳动形式上,申请人一直以为自己属于乙的员工,并且在外收购生鸡也一直以乙的名义,并且发送的所有的格式文书,全部都是乙的题头,如进行活鸡收购时的过磅单题头为:“公司毛鸡过磅单”,如果诚如乙所述,其已将厂房租赁给原经理,其不可能不将可能构成表见代理的这种格式文本就行收回销毁而任由原经理等人使用。

望仲裁庭可以综合考虑上述的代理意见,裁定乙向申请人支付拖欠的工资及相应的补偿金以维护普通劳动者的合法权益。

 

                             北京大成(石家庄)律师事务所

                                代理人:刘朋

                                 二〇一六年九月十五日


免费发布留言咨询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