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律师维权网>> 频道>> 损害赔偿>> 医疗事故>>正文内容

因医生检查过失导致的错误出生可否主张侵权损害赔偿

    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意见:医疗保健机构在进行产前医学检查过程中因未尽勤勉和忠诚义务导致检查结论失实,使信赖该项检查结果的合同相对人生育缺陷婴儿,额外增加抚育、护理及治疗费用,蒙受纯粹财产上损失,构成加害给付,医疗保健机构应当根据《合同法》第107条的规定承担相应的违约损害赔偿责任。当事人以侵权为由提起诉讼,因对纯粹财产上损害现行法律尚无相应的请求权基础规范,侵权诉讼不能成立。人民法院应当就此向当事人释明,告知其以正确的案由起诉。损害赔偿的范围包括当事人作为合同对价支出的各项费用以及额外增加的抚育、治疗、护理费等纯粹财产上损失,但对纯粹财产上损失应根据其确定性、可预见性和合理性予以限制,并应当考虑损益同销、过失相抵等因素。

  附:案情简介

  2006年7月,原告张某怀孕至第32周时到被告某某市人民医院进行产前检查。该院出具的B超检查报告单结论为:“脊柱连续好、胎儿发育未见异常”。同年9月,张某生育一子小王。小王出生后体征异常,初步检查发现在其尾椎处有一囊性物膨出如核桃大;经某大学附属医院做X线检查,诊断结果为:1.脊柱侧弯;2.半椎体(L3-L5);3.脊椎裂。啄告就此诊断结果委托某司法鉴定机构对小王进行伤残鉴定。经鉴定,小王脊柱裂并脊膜脊髓膨出系先天性发育异常,目前下肢瘫痪、二便失禁渐趋加重等神经损害症状与体征明显,且随着病儿的生长发育神经损害症状将日益加重,手术治疗最佳时限已过;依据相关规定,小王构成2级伤残。原告张某、王某(张某之夫)、小王遂以被告某菜市人民医院工作人员严重不负责任,漏诊了极易查出的胎儿残疾,并出具了错误的报告单,使原告错过了采取诊疗措施和堕胎的机会,构成医疗侵权为由诉至人民法院,主张由于小王已构成2级伤残,将终生依靠他人照顾护理,给原告和家人带来了极大的生活负担和精神痛苦;为使小王的生活有所依靠,原告的精神痛苦有所弥补,请求法院判令被告赔偿原告产前检查费、住院分娩治疗费、护理费、残疾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各项损失共计人民币325000元,并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错误出生是指因为医生检查中的过失,致使孕妇没有选择实施堕胎手术而生下缺陷婴儿。缺陷婴儿的出生不仅增加了父母的抚养压力和负担以及内心的痛苦,而且随着缺陷婴儿的成长,他也会面临各种压力。在错误出生情形下,缺陷婴儿、缺陷婴儿的父母是否是医生过失行为的被侵权人?首先,可以肯定的是,虽然伴随缺陷出生和长大,但该缺陷婴儿并非被侵权人。因为,第一,从生命伦理的角度而言,生命纵有缺陷,也不能因此低估生命的价值,不能说错误的出生是一种损害;第二,没有任何人包括未出生的孩子有权请求被他人杀死。因此,医生并没有违反对缺陷婴儿的义务。其次,缺陷婴儿的父母就其对孩子抚养应支出的一般费用上,亦非被侵权人。这是因为,第一,就婴儿的出生,不管是其是否有缺陷,或是否在计划之内,对父母而言,都并非损害;第二,基于出生而产生的亲属法上特殊抚养照顾义务不能单独抽取出来,而主张其对子女的付出是一种损害。但是,父母为缺陷儿童支出的医疗费、超出一般抚养费用的特殊的教育和照顾费用,大多数国家和地区都承认应当获得赔偿。因此,在这些费用方面,父母具有了被侵权人的地位。


免费发布留言咨询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