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律师维权网>> 服务>> 执业文集>>正文内容

王现辉律师成功代理王五丑等五人与河北冀通路桥建设有限公司、尹腊月劳动争议纠纷一案

 

 

案情简介:王建鹏(死亡)自2009年5月始一直跟随尹腊月在外承包工程,在2008年起至王建鹏事发死亡,尹腊月一直承包河北冀通路桥建设有限公司各地工程。2013年4月13日王建鹏在返回尹腊月承包的河北冀通路桥建设有限公司正定新城大道工地的途中,发生交通事故死亡。

 

王建鹏家属认为,王建鹏系经第三人介绍到河北冀通路桥建设有限公司工作,工作期间,王建鹏接受河北冀通路桥建设有限公司的管理,虽形式上由尹腊月每月发放工资,但也系河北冀通路桥建设有限公司行为。2013年4月13日王建鹏在返回尹腊月承包的河北冀通路桥建设有限公司正定新城大道工地的途中,发生交通事故死亡。申请劳动争议仲裁,要求确认王建鹏与河北冀通路桥建设有限公司之间存在事实上的劳动关系。

 

河北冀通路桥建设有限公司辩称:王建鹏工作地点是我单位在建的工程经理部临时简易房工地,第三人尹腊月承揽了该工地平整地面等工作,双方协议约定第三人尹腊月包工包料。王建鹏是第三人招用的人员,接受第三人管理,由第三人为其发放工资,与我单位不存在任何关系。

 

尹腊月辩称:2013年2月底,我与河北冀通路桥建设有限公司签订协议,承揽正定新区新城大道工地部分工作,王建鹏并不是我介绍到河北冀通路桥建设有限公司单位工作的,自2009年起他一直跟我工作,接受我的管理,有时还代我管理工人,由我为其发放工资。2013年4月11日,王建鹏向我请假并于当日离场,此后再未到工地上班。

 

 

 

石家庄市劳动人事争议调解仲裁委员会认为:王建鹏自2013年4月11日后请假回家,无证据证明在工地上班,并且4月11日请假回家。裁决确认王建鹏与河北冀通路桥建设有限公司于2013年4月11日前存在事实劳动关系。

 

王建鹏家属随后向石家庄市桥西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五原告诉称,2009年秋收后,王建鹏经第三人介绍到被告处工作,双方未订立书面劳动合同。2013年4月14日07时10分许,王建鹏在前往正定工地上班途中,行驶至232省道与066县道交叉口时被贡志霄驾驶的冀A88129号重型自卸货车撞伤,经医院抢救无效于当日死亡。为维护原告之合法权益,确认王建鹏与被告双方之间存在劳动关系,该案业经石家庄市劳动人事争议调解委员会裁决。原告特向贵院提起诉讼,请依法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依法判决王建鹏与被告之间存在劳动关系;本案全部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原告为证实其主张在举证期限内提供的证据有:

 

1、灵寿县120急救站院前急救记录;2、灵寿县医院住院病案;3、死亡医学证明;三份证据均证明:2013年4月14日7时10分许,王建鹏在前往被告正定工地上班的途中,发生交通事故死亡;4、6份证人证言;5、灵寿县交警大队事故责任认定书及事故勘查现场图,证明:发生交通事故的事实;6、录音笔录及光盘(和被告单位谈话的录音),证明:王建鹏与被告之间存在劳动关系;7、仲裁裁决书及送达回执,证明:本案已经仲裁前置,在法定时间内原告已经向法院提起诉讼;

 

被告质证意见如下:对原告提交的证据1、2、3的真实性无异议,但对其关联性有异议,该三组证据不能证明王建鹏是前往正定工地途中发生的交通事故,对于事故责任认定书及事故勘查图的真实性无异议,也不能证明是来工地的途中发生的交通事故,对于录音笔录、光盘,不能证明王建鹏与被告之间存在事实劳动关系,该证据的合法性也有异议,对仲裁裁决书及送达回执没有异议。

 

第三人质证意见如下:对灵寿县120急救站院前急救记录,灵寿县医院住院病案,死亡医学证明,三份证据真实性无异议,对事故责任认定书真实性无异议,但不能证明是王建鹏来正定工地的途中,对裁决书及送达回执的真实性无异议。

 

被告辩称,1、被告与第三人之间系承揽关系,第三人承揽了被告新城大道项目经理部自己办公用的临时性简易房等,第三人负责包工包料(包工、包人、包机械);2、王建鹏与我公司不存在事实劳动关系,王建鹏是经第三人介绍到我公司工作与事实不符,王建鹏是第三人为完成承揽的工作而雇佣的人员,王建鹏在工作中完全受第三人的管理、安排、指派,其劳动报酬也由第三人支付,无论说从工作上,还是获得劳动报酬等方面都与答辩人无关,答辩人将工作承揽给第三人并不必然导致王建鹏与我公司之间形成事实劳动关系;3、王建鹏自始至终不受答辩人的管理和约束,王建鹏何时回家,是不是在来工地的路上发生交通事故,答辩人毫不知情。综上,王建鹏与被告之间不存在事实劳动关系,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为证实其主张在举证期限内提供的证据有:

 

1、2013年2月28日协议书,证明:我们与第三入尹腊月是承揽关系。

 

原告质证意见如下:1、对被告提交的协议书的真实性原告持异议;2、本协议的主体不合法,新城大道工程项目经理部不具备签订协议的资格,不合法,根据被告代理人陈述,可以说明一个事实是,工程由尹腊月负责,工程的发包主体为冀通路桥;3、根据协议书反映的内容,这是一份典型的劳务承包合同,并非被告所讲的承揽关系。这种情况是典型的应当由被告承担用工主体的,尹腊月和冀通路桥之间是长期的承包关系。承揽关系的抗辩不能成立。

 

第三人质证意见如下:对协议书的真实性无异议,事实正像协议所约定的,乙方负责包工包料,于规定时间交工。

 

第三人辩称,1、王建鹏是第三人雇佣的,工资是日结,并且王建鹏在正定工地累计工作50天,工资日120元已全部结清,在工地施工过程中,吃住都在工地,没有休息过。2、2013年2月21日来的工地,并于2013年4月11日干了一整天以后离场,至于他是不是4月14日的早上又回到工地,我们没有见过,并且我们也没有给过任何通知王建鹏来工地的消息;

 

第三人为证实其主张在举证期限内提供的证据有:

 

1、2013年2、3、4月的考勤表(事发前是由王建鹏记录的),证明:2013年4月11日王建鹏工作一整天以后离开工地,至事发之前没有再回到工地。

 

原告质证意见如下:1、对考勤表的真实性有异议,并非王建鹏本人书写;2、考勤表所记载的内容与被告提交协议书有冲突,被告提交协议书所签订的时间是2013年2月28日,考勤表最早的记录时间是在2013年2月21日,两份证据的内容相互冲突;3、从记载的内容,王建鹏2013年4月11日离开单位与证人王建亭所述内容不一致;4、从考勤表记载笔记颜色深浅可以看出每天记录的不一致,横向的一致,纵向不一致,是后补的。考勤表不是当天一天一记,事后根据工友的回忆,一下记了好几天,目前在农民工行业里,当天记录的几乎没有,我们的证人也都说了是隔三差五的记,这样是符合常理的。第三人主张王建鹏是4月11日离开工地的这种说法不能成立;5、事实劳动关系是一种连续状态,在用人单位没有出具辞退或解除的情况下,劳动关系一直存在,我们认为第三人主张不能成立。

 

被告质证意见如下:这个考勤表跟我们无关,但据尹腊月说,王建鹏是在2013年4月11日走的,王建亭是干到2013年4月11日的半天。

 

经过开庭质证,被告及第三人对灵寿县120急救站院前急救记录、灵寿县医院住院病案、死亡医学证明、灵寿县交警大队事故责任认定书及事故勘查现场图,仲裁裁决书及送达回执的真实性无异议,本院予以认定。

 

综合全案证据,本院确认以下法律事实:自2009年起王建鹏一直跟着第三人工作,接受第三人的管理,有时还代第三人管理工人,由第三人为其发放工资。期间王建鹏跟随第三人在被告的冶河大桥工地、植物园工地工作。2013年2月28日,被告与第三人尹腊月签订协议书,协议约定:尹腊月负责该单位项目经理部临时性简易房(以下简称“简易房”)工地地角及平整地面工作,工作地点位于正定新区新城大道。王建鹏于2013年2月21日跟随第三人到“简易房”工地从事壮工工作。王建鹏工作期间接受第三人的管理,由第三人为其发放工资。第三人称王建鹏于2013年4月11日向第三人请假后离开工地,此后未在到工地工作。五原告不认可,称王建鹏2013年4月13日还在工作,下班后回家。2013年4月14日07时10分许,王建鹏在232省道与066县道交叉路口发生交通事故,经医院抢救无效于当日死亡,五原告称是在去“简易房”工地上班途中遭遇的交通事故。    本院认为,建筑施工、矿山企业等用人单位将工程(业务)或经营权发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组织或自然人,对该组织或自然人招录的劳动者,由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发包方承担用工主体责任。被告于2013年2月28日将被告新城大道项目经理部部分工作分包给了第三人,王建鹏于2013年2月21日跟随第三人到该工地工作,工作期间,王建鹏接受第三人的管理、由第三人为其发放工资。第三人主张王建鹏于2013年4月11日离开工地,原告不认可,且第三人未主张王建鹏辞职。因此,不具有用工主体资格的第三人招用的劳动者,应由用工主体资格的发包方即被告承担用工主体责任,故五原告要求确认王建鹏与被告之间存在事实劳动关系的请求,本院予以支持。根据原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关于确立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劳社部发( 2005)12号)第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法院判决:确认王建鹏与被告河北冀通路桥建设有限公司存在事实劳动关系。


免费发布留言咨询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